首頁經濟合作文化交流
返回上一層 【經濟合作】

放眼未來寄望“中國智造”!聽12國媒體人縱論“一帶一路”

日期:2019-11-04 09:49來源:作者:責編:王宗堯閱讀:12542
- + 字號:

【環球時報記者 李司坤】11月2日,來自歐亞、西亞和北非地區共19個國家37家媒體的39名資深編輯記者在北京參加了第二期“一帶一路”新聞合作聯盟短期訪學班結業式。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方江山出席并為學員頒發結業證書。而此前一周,《環球時報》記者跟隨此期訪學班的部分成員——28名來自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烏克蘭等歐亞地區12個國家27家主流媒體的媒體人踏上探尋“一帶一路”之旅——“青春之島”青島、“六朝古都”南京以及“人間天堂”蘇州。一路上,記者深刻感受到訪學班成員對“中國智造”、中國文化的著迷以及對“一帶一路”建設的期待。

“‘一帶一路’有深遠的哲學含義”

訪學班成員對“一帶一路”的熱情,首先體現在對互聯互通的向往上。在蘇州工業園區規劃展示中心,有一幅工業園區服務于“一帶一路”建設的動態地圖。烏克蘭《經濟學家報》副總編輯安德烈·布扎羅夫和烏茲別克斯坦《人民言論報》報社協調員魯斯蘭·肯扎耶夫一邊伸手指點著圖上“一帶一路”沿線的重要城市,一邊用俄語在熱烈地討論著什么。《環球時報》記者問肯扎耶夫在談論什么話題時,這位看上去有點靦腆的烏茲別克斯坦記者說:“歷史和現實是有重合的。我們在這幅地圖上發現,歷史上的絲綢之路與現在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之間,存在著相當大的重疊,但歷史上的絲綢之路所途經的路線只是如今絲綢之路經濟帶的一個分支。這是一個主要的分支。”

肯扎耶夫對古代絲綢之路有不少研究,他感慨道,歷史上,中國到烏茲別克斯坦的這一段路程是絲綢之路的第一段,那時中烏之間的貿易主要是買賣馬匹,馬承擔起了重要交通工具的作用。肯扎耶夫表示:“現在中國通過‘一帶一路’這一平臺,與沿線國家進行了大量的貨物交換。從這個意義上看,這種歷史和現實的重合有著深遠的哲學含義。”

白俄羅斯是歐亞陸路交通的必經之地,這讓今日白俄羅斯出版集團副社長兼副總編輯伊凡·西尼什金對地圖上標出來的“中國—白俄羅斯巨石工業園”產生濃厚興趣。據了解,巨石工業園籌建之初,就明確提出要學習蘇州工業園區的成功經驗,因此該工業園也被稱為蘇州工業園區的“白俄羅斯版”。伊凡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去年,中方對中白巨石工業園的投資達到10億美元,到今年總投資額有20億美元。這對白俄羅斯的經濟和各方面的發展都有很大的作用。”他表示,設立“中國—白俄羅斯巨石工業園”能使白俄羅斯成為“一帶一路”沿線上相當重要的一個中樞,連接中國與歐洲。除此之外,這個工業園還可以在基礎設施、住房建設以及經貿方面,給白俄羅斯帶來很大的發展。

“引進中國高鐵,這個計劃很可行!”

訪學班成員對“一帶一路”的熱情,還體現在對中國科技成果的渴求上。高鐵是“中國智造”走向海外的一張“名片”。《環球時報》記者隨訪學班成員來到位于青島的中車四方股份公司,與“復興號”“和諧號”這些代表中國走出去的“國家名片”進行零距離接觸時,親身感受到他們對中國高鐵的熱愛有多瘋狂。

在中車四方的制造車間里,幾名活躍的學員徑直來到已組裝完畢的“復興號”機車旁,摸著機車的車頭,興奮地變換著各種姿勢與其合影。等講解員孫楷開始講解時,訪學班成員都圍了上來,一邊聽介紹,一邊在筆記本上不停地記錄著。“高速列車的關鍵部分能實現自主生產嗎?”“技術研發是你們企業自己做的嗎?”“去年生產了多少節列車?一輛列車的使用壽命是多少年?”這群來自歐亞地區國家的媒體人向孫楷提出了各種具體而專業的問題,每個人都希望從這里獲得更多關于中國高鐵的知識。

在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提問中,哈薩克斯坦通訊社評論員克馬爾·馬山羅提出一個十分具體的問題:“你們這里有沒有生產能在零下40攝氏度的環境中運行的車輛?”孫楷回答說:“中車四方現在生產的產品所適應的環境溫度是從零下40攝氏度到零上40攝氏度。比如,我們生產的在新疆到蘭州的蘭新線上運行的CRH2G車型,就是為適應零下40攝氏度的環境而設計的。”馬山羅為什么會問這么具體的一個問題?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哈薩克斯坦很多地方的冬天往往能冷到零下40攝氏度,所以我很想知道,中國的高鐵到了哈薩克斯坦能不能運行。”在馬山羅看來,哈薩克斯坦境內興建高鐵很有必要。他說:“哈薩克斯坦是一個幅員遼闊的國家,如果引入了中國的高鐵,我們的生活會變得很方便,這個計劃很有可行性!”

無論是在南京江北新區的智能制造技術研究所參觀完智能機械臂后,或是在青島海爾家電博物館參觀完海爾未來智能家電展覽后,還是在青島啤酒博物館觀摩完啤酒的釀造工藝后,訪學班成員都會問:“這些技術、產品能否引入我們國家?有沒有計劃和我們國家的企業進行合作?”

格魯吉亞《多民族格魯吉亞報》總編輯米哈依爾·艾迪諾夫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回憶說:“新中國剛成立的時候,從蘇聯獲得過很多的技術和設備,我記得還從格魯吉亞購買過一些冶金設備。”這位上了年紀的資深媒體人還多次呼吁:“當時的一些產業聯系現在應該恢復,因為今天很多國家已從工業舞臺上退出了,但中國的工業發展依然非常強勁。”

“蠶絲代表著過去,也象征著未來”

訪學班成員對“一帶一路”的熱情,同時體現在對中國文化的迷戀上。來自俄羅斯塔斯社的迪米特里夫是一名專門負責文化領域報道的記者,一路上,他都捧著一本筆記本認真地做著記錄。當遇到他以前從未接觸過的中國文化元素時,這位高個頭的帥小伙更是表現得近乎癡迷。

在位于蘇州工業園區的蘇州藝術中心,訪學班成員在蘇州芭蕾舞團排練大廳內觀看了一部名為《西施》的中國民族芭蕾舞劇排練。該舞劇以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響曲為背景音樂,用一段“西施”與“吳王”的雙人舞將中國歷史更迭中的王權相爭、愛恨情仇以及西施的個人悲情表現得淋漓盡致。這種以中國歷史故事為內核的芭蕾舞表演形式讓迪米特里夫耳目一新。演出結束后,他還留在原地不舍得離去,拉著該劇的藝術總監兼編導潘家斌,詳細詢問關于這部芭蕾舞劇的歷史背景,以及“如何把中國的歷史故事、傳統音樂等元素與西方的芭蕾舞結合得這么好”。

潘家斌給外國客人簡單介紹了中國歷史中“四大美人”之首西施的故事,他還告訴迪米特里夫,中國已有越來越多的作曲家進行這種東西方文化元素相結合的芭蕾舞創作。迪米特里夫意猶未盡,他在離開前提了最后一個要求——和所有芭蕾舞演員拍一張合照。有意思的一幕出現了,在拍照時,芭蕾舞演員紛紛簇擁到這位帥小伙身邊,為不遮擋后面的演員,高個頭的迪米特里夫選擇單膝跪地,臉上露出興奮之情。

“這些亞洲舞者創造了新的藝術形式,一種新的文化正在誕生,我認為這是非常美妙的。”在離開排練大廳趕赴下一個參觀地的過程中,迪米特里夫這樣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他還說:“是的,我喜歡西方和東方、柴可夫斯基和這位美麗的西施女士相結合,這樣的組合真的讓我難忘!”

如果說中國芭蕾舞劇還只是讓迪米特里夫等外國朋友感到新鮮,那么和中國歷史一樣古老的養蠶繅絲技藝,又打開了他們了解中國的一扇大門。在江蘇華佳絲綢股份有限公司和太湖雪蠶桑文化園參觀時,迪米特里夫等訪學班成員第一次見識了從蠶寶寶吐絲到蠶絲被加工成絲綢制品的完整流程。他好奇地拉著華佳絲綢的講解員問了一路,從天然絲綢相比化學纖維的優越性到當前蠶絲加工工藝中的科學元素,再到華夏文明養蠶繅絲的歷史過程。當講解員向他介紹說“如今通過基因工程,我們已經可以讓蠶寶寶吐出綠色、黃色等彩色的絲”時,迪米特里夫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他感慨道:“當我拿起手中的這個蠶繭時,我似乎能感受到,數千年前,中國人的祖先們也是這樣握著蠶繭,開啟了中國絲綢的歷史。”迪米特里夫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蠶絲承載著厚重的歷史,它象征著中國在漫長時期里與中亞、東歐等國家的商貿、文化交流。蠶絲不僅代表著過去,同時也象征著未來。因此,我認為,也許兩千年后的今天,中國仍將繼續和鄰國進行著互聯互通,這一和諧而美麗的進程將永遠不會停止。”

迪米特里夫的話讓記者想到人民日報社對外交流合作部主任胡果在本次訪學班結業式上所說的:“這個中國不是來自谷歌、推特的簡單搜索,不是來自某些西方媒體的固有成見,這個中國來自各位用雙腳丈量、雙眼審視,用鏡頭捕捉,用筆和鼠標記錄后的真切心得。”


0
相關文章
評論
抱歉,您需要 登錄才能評論
返回頂部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7 COPYRIGHT ? 2017 絲路國家攝影組織聯盟  津ICP備14004481號-1

HOME-2018最快开奖历史记录